公告:防屏蔽导航网站:https://23lu.xyz/?ffjyy898
防屏蔽邮箱:scjiuuqx@gmail.com 找不到本站的用户请发邮件获取最新地址
最新防屏蔽域名:jiure1.com、jiure2.com、jiure3.com、jiure4.com
提示:本站地址找回器
LOADING...

LOADING...
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禁忌  »  [诱惑]

[诱惑]

作者:作者:采精的小蝴蝶  来源:zy9.cc  人气:加载中  时间:2018-11-25




               诱惑


作者:不详
字数:2.7万

  序章 明杰

  方明杰几乎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家。他的脸色惨白,彷佛连推门的力气都没
了。

  「爸爸,回来了!」应该是听见了车子开进车库的声音,一个活泼伶俐的女
孩子满脸欢喜将门打开。在门外可以看见屋子里布置了彩带,正在举办着庆祝活
动。

  女孩是明杰最钟爱的女儿方郁婷,今天是她15岁生日。郁婷梳着漂亮的公
主头,一双水灵的大眼睛,小巧得令人想捏一下的鼻子……从这张脸上所发出的
笑容,有着惹人疼爱的魅力。但原本兴高采烈的心情,见到父亲的模样,也不禁
有些愕然。

  没有搭理女儿,方明杰兀自走进屋里。屋子里的其他人也纷纷感觉到异状,
一位西装笔挺的男子走上前来拍了拍明杰的肩膀。

  「明杰……」

  这名男子叫林哲先,是明杰大学的同学,也是明杰任职的公司老板。哲先和
明杰的交情深厚,相对于明杰木讷的性格,哲先能言善道,精于社交。修长的脸
型搭配一副金丝眼镜,更是增添几许知性的气质。

  自学生时代,明杰就一直处在离群索居的气氛。打从一开始和大家还颇谈得
来,然后单纯地觉得维系人际关系是很麻烦的差事,最后逐渐被团体所孤立。即
便升学、重新编班,也都只是一再重覆这样的情境。

  曾经在高中的时候,有个在班上人缘相当不错的同学主动地找明杰聊天出游。
然而长久下来,明杰发现那位同学经常在结算的时候让他去付帐,烦闷的工作也
多半推给他,使他心里感到十分不满。但不愿意扯开来翻脸,明杰也只是尽可能
拒绝了对方的邀约,谈论的言词也显得敷衍。有天他在走廊上听见那位同学和其
他死党聊到关于自己的事之后,他决定埋首于书本中,将自己封闭起来。

  而学校的辅导对象永远是成绩不好的学生,明杰自然也不会成为显眼的目标。

  如同高中业典礼的时候,班上的同学互丢水球。但没有人敢丢他,或者说没
有人愿意丢他。

  明杰顺利地考上理想大学,在大学认识了林哲先。

  哲先对明杰照顾有加,他有着明杰难以望其项背的人脉和社会经验,无论在
找租屋或者选课等等诸多事务上都帮了大忙。

  大学毕业之后林哲先出来创立公司,而明杰则是继续攻读研究所,在导师的
推荐下进入工研院。两人一直保持着密切往来,在一次闲聊中了解明杰的研究内
容对公司的发展极有帮助,哲先便极力游说明杰带着技术出走。

  转换跑道后的明杰为了能够抢先研发进度,有过一段夜以继日埋首工作的艰
辛时期。总算以新的专利成功开发商品,加上哲先灵活的交际手腕,公司得以在
业界间占有一席之地。

  说起林哲先,明杰自从与他结识之后,就一直为他复杂的男女关系忧心。哲
先非但来者不拒,更是积极出击。不管是系上的同学,还是学校附近冰品店的老
板娘,都成为哲先向明杰夸耀的战利品。因此当他得知哲先宣布要结婚的时候,
感觉实在很不真实。哲先结婚的对象是在小学教书的徐佩琦,更令明杰意外的是
两人竟然是经由父母安排的相亲认识。

  见过佩琦之后,明杰也不得不佩服哲先的眼光。佩琦的性格娴熟端庄,是一
位终身伴侣的优秀人选,对此明杰总算是为哲先感到欣慰。果不其然,柔顺体贴
的佩琦,在往后的生活上亦扮演着哲先的贤内助。

  「方叔叔好。」一旁的男孩腼腆地打了招呼,他是哲先的长子林承彦。承彦
得到父母的俊美资质的遗传,个性则是和母亲一般文静。比郁婷早出生几个月,
两个人都是今年准备要升高中的考生。

  明杰迳自走进房里,关上房门。

  「就让他静一静吧……」林哲先叹了一口气,今天明杰的心情低落是可以理
解的。

  因为就在同一天,也就是郁婷出生的同时,郁婷的母亲陈雅惠因血崩而过世。
也就是说郁婷的生日,也是雅惠的忌日。

  雅惠和明杰是在大学的联谊会上认识的。雅惠活泼外向,没人知道她究竟看
上了明杰哪一点,主动搭上在角落喝饮料的明杰。两人从此开始交往,直到工作
结婚,一直是旁人所公认的一对。

  雅惠的死亡,让明杰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但一想到幼小的女儿,以及哲先
和佩琦不断地鼓励照顾,终于得以重新振作。所幸在公司的许多应酬事务上有哲
先的包容和支援,省去了许多交际应酬的功课。日常生活中也得到佩琦诸多协助,
明杰才得以兼顾家庭,伴随郁婷的童年。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十五个寒暑。

  把自己关进房里,方明杰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是啊,都十五年了。原以为自己早已顺利走出阴霾,早上出门前还想着今晚
要开开心心地庆祝郁婷十五岁生日。那个作为生日礼物,半身大的维尼熊还放在
车上。却没想到只在一瞬间,整个世界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今天早上,方明杰收到由律师事务所寄来的一封通知函,嘱他到律师事务所
一趟。

  「这是令夫人所委托的包裹。依照她的要求,在她死后十五年将这个包裹交
给您。如果您已经不在人世的话,我们就必须将包裹销毁。」律师的语气就像转
送礼物给朋友那样平常。

  但是对于明杰来说,却感到无比的困惑。

  (雅惠她……为什么留了这样的东西给他呢?要在死后15年,是什么缘故?)

  包裹中有一则信封和一卷录影带。信封里是一封信和一份证明文件,明杰迫
不及待地读了信件的内容,确实是他记忆中雅惠那娟秀的字迹。

  「明杰: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人世了。我不敢奢求你的原谅,
但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好把一切托付给上天,如果天意该让你知道,那
么这封信也会到达你的手中。

  我和哲先其实早在高中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了,我的第一次也是给了他。但我
恨他太不专情,在他的眼里,我也不过是其中一个逢场作戏的对象。所以在那次
联谊,我留意到他和你看起来感情不错,便抱着希望引起他注意的想法和你说话。

  不过也因为如此,我才能够认识你,了解你是一个温柔而体贴的人。和哲先
比起来,你的朴拙和专情,更让我感到温暖。

  我们结婚之后,原以为过去的一切就此烟消云散。没想到他拉你进了他的公
司,并时常藉故接近,找我谈心。有一天,他将我灌醉,和我发生了关系,拍下
录影带作为威胁。我害怕你难以接受,也害怕你的工作会受到影响……又或许,
这些只是自我欺骗的理由。其实在心里,对他还是有所期待。

  我和他的关系持续了一段时间,直到我怀孕,他才将录影带还给我。看见你
高兴的样子,我很害怕,又无法确定孩子的父亲是谁。所以悄悄做了抽羊水的手
术验DNA。当我知道女儿的父亲是哲先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应该把这个秘密永远藏在心里,或者应该让你知情。我实在不知道,只好
把一切交付给上天。希望在我死后,可以不必面对这一切。也希望时间,能够冲
淡对你的伤害。

  雅惠」

  伴着信件的是一纸委托DNA验证中心开具的检体证明。而录影带则是十五
年前的款式,现在已经鲜有人使用那种机器了。虽然律师事务所应该会有可以读
取的工具,但受到冲击的明杰已然没有了心情,茫然地开车回家。

  再想起信的内容,冰冷的恨意延着背脊攀升。愤恨、悲恸的情感冲击着明杰
的思绪。开车回家的路上,早先许多奇怪的异状总算都弄明白了。为什么雅惠面
对哲先的的时候表情总是那么不自然。为什么哲先经常到他家。为什么雅惠时常
主动向他索求。为什么雅惠在怀孕之后心情低落……

  为什么自己就没有及早发现?为什么雅惠不早点跟他说明一切?究竟令他痛
苦的恨意,是来自于雅惠的欺瞒,还是自己竟不能让雅惠信任?

  人活得久了,有时候连自己也搞不懂自己的真心想法。

  房门外传来欢笑的声音,俨然一家融洽的气氛。

  (还真是他妈的一家融洽!)

  无比的憎恨啃蚀着理志,方明杰想要狂吼,又恐怕让外面的人发现。这事情
就算扯开了,通奸的追诉期已过,最多不也就是郁婷认回了父亲,又能怎么样?

  他要怎么面对他们?回到公司?

  漫长的十五年,就为了你的公司奋斗!就是在养你的女儿!

  不!不行!绝不能让你那么好过!

  我不甘心!

  生日快乐歌在外面响起,浑然不知阴郁的房间里,正蕴酿着昏暗的恨意。


  第一章 郁婷

  「早安,爸爸。」隔天早上,郁婷一如往常打着招呼。虽然一夜辗转难眠,
但一见到女儿乖巧可人的笑容,明杰晦暗的内心顿时感到动摇。

  再怎么说,都是哲先一个人的错。其他都是无辜善良的人们,应该要牵连他
们吗?

  尤其是这样贴心,长久以来一直陪伴着自己走过来的女儿,又怎么忍心伤害
她?

  是不是只要忍气吞声,当作那封信不存在,就可以维系现在的人生?但一想
到哲先的背叛,雅惠的不忠,明杰就愤恨地想要撕扯自己的胸膛。难道这个痛苦,
是他自找的吗?是他的过错?是他自己咎由自取?

  (不。既然已经决定的事情,就要下定决心去做。如果上天也认为那样做不
对的话,那么会阻止我吧。)

  「早安。」明杰勉强挤出了干涩的笑容。

  「爸爸有没有事?昨天爸爸一回来就关在房间里,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只是感觉有点累,休息一下就好了。」明杰说,「对了你的生日礼物还放
在我的车上,昨天忘了拿给你,等等我去拿下来。」

  「爸爸不要太辛苦了,身体也是很重要噢。啊,差点忘了说,」郁婷跑回楼
上的房间,蹦蹦跳跳地拿了一个深红色绒布的小盒子下来,「爸!你看!这是林
伯伯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噢!」

  盒子里装着两只外型精美的白金对表。

  「我想一个送给爸爸,可以吗?」

  虽然是令他痛恨的哲先所送的礼物,但明杰并不希望那么早让郁婷察觉到气
氛的转变,便微笑着将手表收进口袋。

  目送女儿上学之后,明杰便向公司请了几天假。

  「明杰怎么了,大家都很担心你。」哲先还是一如过去那样满怀关切的口气。

  若是在早先,明杰听起来还是感到相当窝心,但如今却是感到万分地厌恶。

  「只是觉得有点累,去看过医生,只是个小感冒。」

  「那么你就休息个几天吧,工作方面就不用担心了。」

  请假之后,明杰开始上网浏览相关资讯。他需要几组针孔监视器,还有一些
迷奸和催情的药物。

  原以为这些东西像他这样的外行人恐怕会有点麻烦。没想到进展比他所想的
顺利,只消一个星期的时间,就筹备好了所有的设置。

  (这个社会到底怎么了?没人管了吗?)

  怀着这样的感慨,明杰觉得计划顺利得过头了些。

  (或许连老天也在帮助我吧。)

  再接下来,就不是说停就能停的了。

  要做,或者放弃?

  很多时候,人们眼前的生活明明是快乐的,周围也有许多关心他的亲人和朋
友。但却因为过去的伤害,或许是家暴,或许是性侵害,而活在痛苦中。连带他
身边的人,也一起饱受折磨。

  人为什么不能像水或者电流一样,自然地选择顺畅的道路行走?而宁愿抱着
怨恨,滋生痛苦?又或者对人而言,怨恨其实就是最顺畅的道路?

  明杰感觉自己若还不能下决心,就永远再也不会有复仇的勇气了。比起怨恨
本身,或许明杰更害怕的,是他连恨都做不到。

  (就这么走下去吧。或许明天我就被车子撞了,又或者计划的哪个环节出了
错不能继续进行,谁知道呢?要是这样,那就不是因为我自己软弱的缘故了。)

  明杰看着手中的小瓶子,那是可以让人昏迷六到八小时的药水。在他的计划
中并不需要用到很多次,因此有足够的剂量给他用自己来做测试,大致掌握药量
及效果。

  使用的时机,明杰选择了星期三的晚上。那天郁婷下午排有体育课,回到家
里感觉比较疲倦。

  「洗个澡后吃饭了,对了冰箱里有梅子柠檬汁。」

  「哇!谢谢爸爸!」

  那个梅子柠檬汁是以前佩琦教明杰调制的,据说有让体质变成碱性的健康效
果。经过多次的调整比例和挑选梅子之后,终于找到了郁婷最喜欢的口味。

  也可以说是为了郁婷特制,别的地方再也找不到的口味。

  然而,在今天的果汁里,添加了一些不同的成分。

  晚餐过后,郁婷显露出困倦的表情。在明杰的劝说下,便先回到房里睡了。

  整理完碗盘和餐具,明杰计算着时间。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他走上楼到郁婷
的门外敲了敲门。一直确定里面没有动静,方才打开门,走进郁婷的房间。

  房间里开着一盏淡黄色的小灯,视线颇为清晰。郁婷在床上侧卧着,抱着维
尼熊布偶。身上穿着贴身的绵质睡衣,只盖着单薄的被单,动人的小屁股曲线毕
露。

  明杰鼓起勇气走近床前,试着摇了摇郁婷。见到没有转醒的徵兆,便将郁婷
转为仰卧,被单往上掀起。与平日的接触不同,女儿熟睡的身体散发着温热的体
香,明杰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激烈跳动着。他缓缓地伸出手触碰那睡裤柔软的裤头。
颤抖的手指,缓缓地自腰部褪下,露出那略带些绉折的鹅黄色三角裤。

  (什么时候长得那么成熟了呢?)明杰看着那双圆润饱满的大腿不禁思索道。
好像才不久之前,还只是个黏人的小毛头,成天缠着爸爸团团转。

  郁婷的双眼紧闭,呼吸均匀,浑然不知自己下身半裸。看着朝夕相处的女儿
那安稳祥和的睡容,明杰的心里感到犹豫。

  (就这么停下……好吗?就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郁婷还是我可爱的女
儿。)

  (但是,我就这么软弱?我活该让人骑到头上?我连尝试的勇气都没有了吗?
耗费了那么多的功夫准备这一切,我就要在这里放弃了吗?)

  (哲先就是知道我这种个性,所以才吃我吃得死死的吧。连老婆都让他干了,
还帮他养女儿,他一定很得意吧。什么朋友!他从来也只是把我当成小人物一样
利用!)

  有些事或许一旦掀开来,会发现其实内情并没有想像中那么恶劣吧。但自我
的臆测,总是朝着人心最险恶的方向。

  有人说当你望着深渊,深渊也望着你。明杰若是善良正直的好人,那么他是
不是就不会将他人想得那么卑劣?又或许,在明杰的内心里,其实也锁着一只恶
魔?

  咽下口水,明杰用手指捏住那件三角裤的松紧带裤头,小心翼翼地拉了下来。
女孩私密的地方一点一滴被揭开,浓淡均匀的稀疏体毛之下,是微微散发着体热,
在晕暗的灯光下紧闭的蜜缝。

  (要对这样纯洁的女儿下手,我也变成禽兽了吗。)

  明杰分开女儿雪白修长的大腿,仔细观看那微微拢起的肉阜。阴唇完全没有
翻开的迹象,是那样清纯地令人疼爱。明杰将手指轻触蜜缝口,一面观察郁婷的
表情。

  中指和无名指轻轻地在蜜缝的开口上下抚摸按压,细滑的皮肤受到拉扯的力
道牵动,娇嫩的阴唇开始些微地张合着。

  (光是这样还是不行啊。)明杰思索着,决定再增加一些助力。

  明杰将脸靠得更接近,用手指将阴唇分开些许。考虑到手指的干涩,明杰用
舌尖在那稚嫩的阴唇间轻柔地舔舐。慢慢沿着阴唇向上,轻触着蜜缝顶端的肉芽。

  纤弱的小肉芽受到刺激,逐渐地有了涨大的迹象。在明杰努力的耕耘下,蜜
缝终于开始泌出了爱液。

  就算是这样清纯可爱的女儿,毕竟还是有女人肉体的反应。明杰一面舐吮,
一面思考着。几乎将头埋入那温暖的大腿间,女儿的蜜缝中发出特殊的少女芳香,
爱液中带着微淡咸味。

  在被男人粗大的肉棒放进里面的时候,会是怎么样的景象呢?以那清甜喊着
「爸爸」的声音所发出的呓语,又会是什么样子?

  明杰一边幻想着,一面仍积极地或者以嘴唇含住那小珍珠,或者用舌头舔着
蜜缝。他感觉自己的下体肿涨,被压抑在裤子里实在难以忍受了。

  (不行!今天也还只是准备工作!)明杰克制着自己的欲念,猛然站起了身
子,大口地吸着气。

  看着女儿那私处溢着淫靡的汁液,在氤氲的灯光下发出恼人的反光。明杰定
了定心神,让自己走往门边观看一番。

  (这样子应该是可以了。我是为了要向那个人报复才做的,要忍受那欲念才
可以!)

  (如果我不能够忍耐的话,就证明我的恨意不够坚决。)

  用毛巾将私处擦拭干净之后,帮女儿将裤子穿回。明杰回到自己的房间,凭
藉着意志力度过这一个夜晚。


  第二章 承彦

  「郁婷昨天晚上一睡下去到现在才起来。」

  「是啊,也不晓得为什么那么累。」

  「睡太久也是很累的,再睡下去就变成大懒猪了。」

  「讨厌啦,爸爸怎么这样说人家。」

  早上醒来,郁婷似乎没有异常的表现,让明杰安心了不少。经过昨晚之后,
明杰发现自己的眼光不自觉地探向女儿雪白的玉颈,或者那对微微垄起的胸部。

  内心的开关一旦被打开,就再也无法像过去一样将郁婷当成宝贝女儿来看待
了。一些先前习以为常的亲昵动作,如今却带给明杰相当大的感官刺激。

  但明杰必须压抑住,继续扮演着父亲的角色。

  (再忍耐一下,复仇的日子就接近了……)明杰在心里想着。

  「林叔叔,这几天要麻烦你了。」在车子后座少年说道。

  这一天终于来临了。哲先和佩琦要到日本旅游十天,这是在半年前便计划好
的。和郁婷一样同为考生身份的承彦必须参加补习班的课程,只好让承彦暂时借
住在明杰家中。承彦的生活问题得以解决,哲先夫妻两便放心地带上雨瑄出国。

  他们正从机场送行回来,之后便直接前往明杰的家里。

  「雨瑄好好哦,不像我们是可怜的考生,什么地方都不能去。」

  「不过雨瑄她好像并不是很想去的样子。」

  「唉?怎么会呢?」

  「她说旅行团的行程都排得很赶,又常常要去卖药的地方,还不如待在家里
面。」

  「果然是雨瑄会说的话呢。」

  承彦有着乌黑柔顺的头发,和令许多女孩子都为之羡慕的柔美皮肤。安静下
来的时候,几乎难以分辨他的性别。在母亲的教育下举止得宜,学业也很优异,
过去是很得明杰喜欢的小孩。

  (可惜他有这样的父亲……)

  (为什么我非要报复在这些乖巧的小孩身上呢……充其量我也和他的父亲一
样,是个披着假面具的王八蛋吧……)

  「对了这几天公司会比较忙,」明杰说着,「有时可能要加班,会先打电话
通知你们的。」

  (这样的少年,也和一般的男人一样会诚实地表现出生理反应吗?)

  郁婷和明杰的感情很要好,两人可以说是无话不谈。如果没有突破点的话,
这样的友谊应该会一直保持下去吧。

  但毕竟男女之间生理上存在着差异,两人相处的时候,承彦有时会显得不知
所措。在那个时候,承彦便会刻意板起脸孔来掩饰。看在明杰的眼里,不难察觉
到承彦一些内心的私密。

  「承彦的房间就在楼上,郁婷再过去的那间,有稍微整理一下。」明杰说着,
「虽然是客人,不过因为公司的事情多,在家里有时候还是要麻烦承彦帮个忙。」

  承彦到家里的时期,明杰除了刻意安排两人独处之外,也会让特地让承彦去
做洗晒衣物的工作。多半的时候,明杰都会将车子停在远处,佯装自己不在家,
实则透过监视器窥伺。

  这一天夜里,明杰则是刻意在郁婷睡后,将她洗澡前换下来的三角裤,放在
浴室里。随后便在电脑萤幕前,监看着少年的反应。

  令他感到兴奋的,这个文静的少年,收起郁婷的三角裤放进口袋,回到自己
的房间将门锁上。

  一点也没有发现自己被人窥视,文静的少年将三角裤拿在自己的鼻子前面嗅
着。原本是一般人难以接受的变态行为,但或许是因为少年青涩柔性的特质,看
在明杰眼中并没有恶心的感觉。

  吸闻着那三角裤上的气味,少年的身体也产生了迷恋的反应。左手握着三角
裤,右手移向双腿内侧的分身,缓缓地爱抚着。

  继续把闻着属于女孩子的味道,承彦解开裤头,露出了精神奕奕的分身。

  和大人的深沉颜色不同,少年的肉棒带着白里透红的肉红色。将手中的三角
裤放到肉棒上,感受着绵质触感的摩擦。

  虽然只是身上的衣物,但是对少年来说,有着相当充分的意淫效果。原本涨
大的肉棒,又更粗大了许多。从外表实在看不出的早熟行为,少年的双手加快了
速度,为了已经无法停止的欲望,做最后的冲刺。

  青涩的年纪也贪婪地享受着肉体的快乐,让明杰对于自己的计划有着更为充
足的信心。

  (这样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承彦本身对郁婷也存有淫秽的想法,那么之后的计划也应该能顺利进行了吧。

  十天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尤其补习班的排程,也只有星期五晚上承彦要多上
一堂课,而郁婷先回到家。

  承彦在补习班接到了明杰拨来的电话,说公司临时有事情要处理,晚上可能
不能回去了。

  实际上做好一切布置的明杰,却是摒气凝神地在房间里等待猎物上钩。

  「郁婷睡了吗?」回到家里,发现灯都关着的承彦喃喃地说着。

  桌上留有打包回来的牛肉面,汤和面条分开来包装,只需要用微波炉热过就
可以吃了。吃完之后,承彦走上楼,要回自己的房间。却发现在黝黑的走道旁,
一丝灯光从郁婷房间半掩的门口透出。

  带着好奇心走去,眼前的景象让少年受到强烈的冲击。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