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防屏蔽导航网站:https://23lu.xyz/?ffjyy898
防屏蔽邮箱:scjiuuqx@gmail.com 找不到本站的用户请发邮件获取最新地址
最新防屏蔽域名:jiure1.com、jiure2.com、jiure3.com、jiure4.com
提示:本站地址找回器
LOADING...

LOADING...
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禁忌  »  人財兩得3

人財兩得3

作者:作者:采精的小蝴蝶  来源:zy9.cc  人气:加载中  时间:2018-11-25



(三)


  就这样,振其满头雾水的回到了家。


  晚上十一点正。


  振其走进公寓,关好门,走到客厅,大吃一惊。原来他妈妈睡在沙发上,而电视的萤光幕现出歌星唱歌的节目,他妈妈显然睡得很甜,他进了门,她仍不知道。


  而他妈妈的睡态却春色无边,她睡衣的裙子翻开来,那白皙皙细嫩又修长的大腿露了出来,连三角裤也看得一清二楚,何况她是穿着半透明约三角裤,那峥嵘小山似的阴阜,都整个暴露无遗,连阴阜中的深沟都可看的一清二楚。振其看得倒抽一口冷气,呆立当场。


  尤其半透明三角裤,使乌黑的阴毛隐约可见,更增加了性的诱惑力。上衣掀开了,一边的乳房整个溜出衣外见识世面,一点儿都不怕生,而乳房那么挺拔耸立,另一边则只露出了一半。


  春色撩人,振其看得口乾舌燥,猛嚥着口水。


  该怎么办?叫醒妈妈吗?


  呀!振其脑中灵光一闪,心想:糟了,是不是妈妈也春情蕩漾了?半年多了,从父亲车祸到现在,妈妈的死亡洞从未被爸爸的大难巴玩过,久旱无雨,而巧得很,下午又在浴室见过自己的大鼠蹊,会不会妈妈在引诱自己?


  更糟的是,晚上吃饭时,由妈妈的口中听出,爸爸已经性无能了,这是件多可怕的事,尤其妈妈正处于虎狼之年。


  他想转身走回自己卧室,但是不行,他必须把妈妈叫醒,何况她睡了,若感冒了怎么办?


  他走近沙发,一颗心怦怦跳个不停。


  妈妈不但比宋太太年轻,而且比宋太太美丽得多了,这使他感到非常的紧张,也极端的刺激,这使他胯问的大鼠蹊,也莫名其妙的愤怒的翘起来。


  走近离妈妈只有一尺左右时,正想弯身用手去推醒妈妈,却不知从何处着手,只好小心的坐在沙发上。


  这么近,旖旎春光,看得更真切,他的心也跳得有如小鹿乱闯似的。


  其实,振其的妈妈真的是春心蕩漾了。自从听了医生说,振其的爸爸倒阳性无能不能医好了之后,这对她的打击太大,半年多来,又从未玩过性游戏,已经受不了。而下午无意中,见了振其的大鼠蹊,好可怕的大鼠蹊,比振其爸爸的更厉害更有气派。


  所以在振其走后,她想了很多,最后决定诱惑振其。一来,振其并非自己的亲生儿,二来自己三十五岁了,若跟振其爸爸离婚再嫁,定然不会再有什么好对象。


  晚上她準备好一切,直到听到振其开门的声音,她才躺下来,把裙子掀开来,把上衣弄开,露出这明媚的春光。


  她这一生,除了丈夫,从未如此让人看过,而振其的一举一动她都明白。她现在是又害臊又心乱,又刺激又兴奋,芳心跳得比战鼓还急,脑袋一阵阵的昏眩,刺激得连死亡洞口的淫水,都不自主的滴了出来。


  振其一坐沙发,有了发现,因为妈妈的胸部起伏太快,惹着那雪白的乳房微微颤抖,妈妈呼吸也反常的急促,这一切,都显示出,妈妈并没睡。没睡而装出这样子——


  呀!妈妈一定被性慾折磨得太痛苦了,所以才被逼做出这样子来。


  自己该怎么办?而妈妈这窈窕玲珑的胴体,又是如此的诱惑他。


  也许是妈妈性慾太冲动,肉体自然而然的散发一股淡淡的幽香,这股幽香更使振其原始的兽性也爆发。


  他起身,然后靠着沙发蹲下,妈妈的美妙胴体,就在眼前。那粉团也似的乳房,比碗还大却很坚挺。他伸出了魔爪,握到了一个。


  「嗯……」妈妈轻轻的呻吟声。


  另外一只魔爪把另边的上衣翻开,那只乳房跳出来。振其伏下头,张开血盆大口把乳房含住,并且不断用舌尖舐吮那小如红豆般的乳头,玩了起来。那只魔爪也活动起来,又摸又捏、又揉又抚地把玩着。


  「唔……唔………呀……唔……」她战慄着、颤抖着,全身都着了火。


  振其发疯了,他捏摸乳房的手已经移动,把睡袍的带子解开,手已滑到小腹上,触及了长长细细的阴毛了,这阴毛太茂盛了。顺着阴毛,到了三角裤,手也钻进三角裤,摸到了峥嵘小山似的阴阜了。


  「呀……呀……」


  「呀……」振其也惊叫一声。


  想不到妈妈的阴阜这样的饱满,而死亡洞口,已经淫水湿润了。他顾不了一切,把手指头插进死亡洞内。


  「呀……阿其……」她一阵的痉挛,魂儿出了窍。


  振其证实了妈妈性的需要,亦证实了是妈妈在引诱自己,因此更加肆无忌惮,他吻乳房的嘴,突然吻上妈妈灼热的樱唇了。


  「唔……唔……阿其……妈妈的小穴穴好痒、好难受……阿其………求求你玩玩妈妈……唔……唔……阿其……我猜想你玩过宋太太了……你就像玩宋太太一样的玩妈妈……」


  振其猛然站起。


  「呀……阿其……」妈妈紧张的坐起。


  而振其正急速的脱衣服,妈妈见状,也把睡衣脱下,连三角裤也被弄到一旁。


  振其脱光了衣服,他妈妈紧张的发抖,嗫嚅地道:


  「阿其,躺下来,让妈妈先玩玩你……快啦……」


  振其一边心惊,一边躺了下来,就躺在沙发旁的地毯上,想不到妈妈已经性饥饿到这种程度,可说是饥不择食。


  他才躺好,妈妈已经压下来了,她灼热得发烫的香唇,已经印上了振其的嘴儿,同时她那玉手也握着了振其的大鼠蹊,她的手不停地发抖,显示出她太兴奋、太激动,也显示她太饥饿,她的死亡洞已经湿淋淋的,很是润滑了。


  她握着大鼠蹊,就像握着天下至宝似的,急忙的对準了她自己的死亡洞,看她急成那样子,很可怕。


  她的屁股用力沉下,响起她一声夜枭般的惨厉叫声:「呀……」


  她死命地抱紧振其发抖,连粉脸儿也变得苍白无比。


  振其只知道紧搂着她,这是一团极富诱惑的胴体,有少女青春的气息、有徐娘成熟的娇豔。


  「唔……我的亲阿其……妳的大鼠蹊像根火棒……唔……哎唷……哎唷喂……妈妈的死亡洞被妳的大火棒……烧焦了……我的亲亲阿其……哎唷……哎唷……喂呀……你不是我的儿子……妳是我的亲丈夫……亲亲丈夫……哎呀哎呀……妳是我的亲爹啦……」


  她已拼命的扭动起屁股,振其快乐死了。


  他跟宋太太玩、跟蔡小姐玩,都没有跟妈妈玩这样的紧张和刺激,他感觉到未曾有过的一阵阵眩晕袭击他。他感到大鼠蹊在死亡洞里有说不出的暖和舒服,有着一股热浪冲击着他的大鼠蹊,使他感到全身的每个毛细孔都在冒烟。禁不住了,振其也哼了:


  「妈妈……妳的死亡洞是世界上最美妙的死亡洞……」


  她的屁股扭得比电动马达更快,香汗已由她脸上额部涓涓流出了。她姣美的脸上已经呈出微笑,一种非常满足的微笑。樱唇半张,星眸细迷地呻吟着:


  「亲阿其……哎唔唔唔……你的大鼠蹊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大鼠蹊……把妈妈姦得好爽快……把妈妈姦死……哎哎唔呀……妈妈二年未玩过了……你爸倒阳有二年……哎哎哎唔……二年来妈妈好痛苦……亲儿子呀……妈妈快要舒服死了……哎……哎唔……」她已舒服得进入飘飘欲仙的境界。


  振其只知道紧搂着这如莹如玉的妖豔的胴体,而这一切好像都在迷迷糊糊中似的,大鼠蹊的刺激一阵接一阵,连绵不断的,有如烈燄燃烧着他的奇经百脉,他浪叫着:


  「妈……妳二年未玩……真是暴殄天物呀……」


  「呀……呀……亲儿……」


  「妈……妳的死亡洞好烫、好紧……」


  「呀……哎唷……我的亲儿子呀……妈妈的死亡洞要被你姦破了……好好舒服……哎哎唷……妈妈要飞了……」


  现在她已娇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她一边扭动屁股,一边不停地战颤,窈窕的胴体,也蒙上一层濛濛的香汗,性冲动的体香,馥郁地散发出。


  振其也忍不住的挺起了屁股,像一场激烈的生死搏斗般的,都要把对方置于死地。


  「唔……亲儿子……妈要丢了……要……哎唷……唔……要丢给亲儿子了……妈二年都没丢过了……唔……」


  「妈……你好好的丢……」


  「唔……唔……」


  「舒服吗?妈……」


  「唔……好舒服……哎唷喂……」就在浪叫声一停,他妈妈爽的晕死在振其的身上。


  振其正在兴头上,照理说应该继续往上挺,可是对方是妈妈,故不敢太鲁莽。现在,他什么都知道了,爸爸在二年前就性无能了,在今天,一个女人能对性的冲动克制二年,太令人感动了,已经可以树立贞节坊,妈妈好可怜,已经二年没丢过精了。


  他抱着妈妈蛇般的胴体,他摸抚着妈妈的肌肤,入手如羊脂。


  他想,妈妈太美了,嫁给爸爸六年,只舒服了四年,就守了活寡两年,真是可怜,令人不得不洒下一把同情泪,他轻轻的叫着:


  「妈妈……妈妈……」


  「唔唔……哎唷……」


  「妳醒了吗?妈妈」


  「嗯……」


  「还要不要再来?」


  「你坏透了……不了……我……我怕死了……」


  「妈!你生气吗?」


  「唔……没有啦,怎么会生气!」


  「那醒来了,为什么不说话?」


  「唔……人家害臊啦,人家还……唔……还很舒服啦……」


  「很舒服吗?」


  「唔唔……人家怕你,你一定认为妈妈下贱无耻,引诱你并和你通姦,妈妈好担心……怕妳以后看不起妈妈……」


  「妈,妳放心,我很懂事,不但不会看不起妳,反而很尊敬妳,妳是爸爸的好太太,也是阿其的好妈妈。」


  「唔……可是我引诱你,又和你……唔……和你啦……」


  「和我怎样?……」振其想打破这尴尬的场面,于是逗起她来了。


  「唔……你知道了啦……」


  「哦……妳是说和阿其打炮?」


  「唔唔……哎唷……」


  她爱娇的扭动娇躯,不挺还好,这一扭,他的死亡洞内还套着振其的大鼠蹊,经过扭动,大鼠蹊就在死亡洞游动。


  「怎么了?妈!」


  「唔……唔……你好坏好坏,坏阿其……」


  「妈,我又没惹妳呀!」


  「唔唔……你一定认为妈是个淫蕩的女人。」


  「妈妈,我看你心里有毛病。」


  「唔……什么毛病?」


  「我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毛病,大概是精神衰弱所以才胡思乱想,把阿其想成为专吃冷猪肉的圣贤神仙了。」


  「什么意思啦……唔……」


  「阿其是大学生,是吗?」


  「唔,是最好的大学、最好的科系,而且智商之高,几乎是全校之冠,并且还有一根天下最大的……唔……羞死人了……」


  「妈,妳的联想力真行,表示妳的智商很高,可惜,从未往好的方向想,专钻牛角尖,处处往坏的想。」


  「唔……什么意思啦……」


  「其实振其并不敢看不起妈,爸已经性无能二年了,二年来妈并未出事,可证明是好女人,不是吗?」


  「唔……」


  「妈,妳又唔什么?」


  「是啦是啦,你再说再说啦,你很会自圆其说,很会灌迷汤啦。」


  「每个人都会性冲动,包括妈妳和我,妳能忍二年,谁敢看不起妳,再说我也知道妳为什么要诱惑我的原因了。」


  「哦!那你就说说看,是什么原因?」


  「第一是宋太太,宋太太拿贰百万借给我们,妳一定联想往男女间大鼠蹊插死亡洞的事,认为我和宋太太有染。」


  「还有第二吗?」


  「有,妳一定会想到宋太太一下子愿意拿出贰百万块钱给我们,我一定是武林高手了,所以妳的春心就蠕蠕欲动了,是吗?」


  「第三呢?」


  「下午妳看到我的大鼠蹊,就春心蕩漾,春情发动,就演出了现在这一幕春宫,让妳丢得好舒服。」


  「唔……阿其你好可怕,简直是妈肚子里的虫,可是……你真的不会看不起妈吗?妳以后,以后……唔……」


  「我绝不会看不起妈!」


  「以后呢?」


  「妳放心,以后我对妈会很听话……」


  「唔……你左顾而言他……」


  「没有呀……」


  「有啦有啦……唔……我是说以后……以后你会再跟我玩吗?」


  「好妈妈,我不是跟妳说得明明白白,我会很听话,那就是说,妳若春心蕩漾,要玩大鼠蹊插死亡洞的话,阿其随时奉陪。」


  「真的?」


  「真的,可是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那就是要对爸爸温柔体贴,妳对爸爸温柔体贴,我就对妳百依百顺,一定把妳插得快活似神仙。」


  「那还要你说!你爸是我丈夫呀!」


  「妈,妳给我一个戒指好吗?」


  「阿其,你要和宋太太订婚吗?可是……她没有离婚啊!」


  「胡说,有妈妈我就不要宋太太了,妈妈比宋太太美得太多了,死亡洞也比宋太太的神妙多了,不要宋太太了!」


  「可是贰百万呢?」


  「有人要代我还,这一点妳放心。」


  「那你要戒指干吗?」


  「仙人自有妙用,这一点妈请给我隐私权。」


  「唔……好啦……」


  「来,要不要再玩?」


  「唔……要啦……你今晚要整晚陪妈妈……」


  她说着,也就不客气的扭动起屁股,同时呻吟着:


  「哎唷……亲儿子……伟大的大鼠蹊……妈妈碰到你……哎……哎……哎唷喂呀……这一生才算不虚渡了……」


  振其也兴奋无比的挺起屁股,这一战,不知要到何时方休。


﹡﹡﹡﹡﹡﹡﹡﹡﹡﹡﹡﹡﹡﹡﹡﹡﹡﹡﹡﹡﹡﹡﹡﹡﹡﹡﹡﹡﹡﹡﹡﹡﹡﹡


  振其下午只有一堂课,是选修科目,李宗岳并没有选修这一科,所以下了课,他就往校门口走,振其边走边想:蔡小姐是否真的会来接我回家呢?


  当他到了校门口,还正喘着气,突地有个美丽女人走到他的身旁,问着:


  「请问,妳是不是曾振其先生吗?」


  「正是,请问妳是……」


  「蔡小姐叫我来接你,她跟你不是有约吗?」


  「不错。」


  「那请你跟我走。」


  「请……」


  振其跟着美丽的小姐走到一辆非常高级的轿车,并为他开车门,又为他关车门,美丽小姐才坐在驾驶台开动车子。


  振其心中暗暗惊讶,据同学说,这种名牌轿车,全省绝不超过三辆,每辆底价都超过壹千万以上,蔡小姐只是一个小女孩,才二十五岁,怎会有那么多钱?


  车子又驾到昨天来过的花园洋房别墅。


  大白天,阳光普照下,振其对着这别墅发呆,好怕人的大别墅,怕有二百坪以上,四周围都是花和树。


  他刚下车,就看到蔡小姐柔柔的走向他。


  天呀!他不是做梦吧!


  蔡小姐美赛仙女,那清秀脱俗的粉脸儿,美得有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那婀娜窈窕的身裁,是那么柔和匀称,不是性感妖艳的挑逗,也不像模特儿那样只能做衣架子而已。振其整个傻住了。


  蔡小姐上前拉住他的手,娇嗔道:「弟,你发什么傻?」


  「姐,我真被妳的美色所迷住了,妳真的是风华绝代、倾国倾城,又那么有钱,全世界好像都是妳的了。」


  「谢谢你,弟,想不想要?我把财产分一半给你。」


  「笑话,无功不受禄,我不敢接受。」


  蔡小姐抢白道:「哦,戒指有带吧?」


  振其装着,双手一摊吃惊地道:「哎唷!我给忘了。」


  「哼!我就知道妳是个负心郎,你多没良心……」


  她又嗔又怒,姣美的脸上呈现出另一种的美,看得振其哈哈大笑,这更惹怒了他,她举掌挥出,「拍!」的一声,打在振其脸上。


  「妳怎么打人了?」


  「我当然打你,这么重要的事你都忘了,我当然要打你!」她娇怒不已的又举起玉掌,挥手打出。


  振其心里头觉得好笑,右手从裤袋里把戒指拿出,右手挥出,把她纤秀的手接住,顺手把戒指套进他如春葱般的中指,道:


  「兇什么嘛!哼!妳看这不是戒指吗?而且还是纯金的。」


  她在一楞之下,娇艳立即绽出如花般的笑容,然后把振其紧紧的抱着,非常激动的说:


  「弟!你真好,我就知道你存心逗我的,现在我们订婚了。弟!妳是我的未婚夫,哦!达令,我好高舆哦!」


  「可是我倒霉,挨了妳一掌。」


  「我还你一掌,好吗?」


  「不行,妳是我的妻子,我怎捨得打妳!」


  「噢,你真是好弟弟好丈夫嘛!」


  「好了,有人在旁,不要这样亲热,好不雅观。」


  「我才不管哩!天倒下来我也不管,我只要你,二个月来,我费了多少苦心,天天下午,都从事务繁忙中,坐车在你校门外,看你走出校门,愈看你愈显得英俊,有责任心,上进,于是我决定爱你。」


  「哎唷!想不到我老早就让妳给盯上了。」振其不经意的道。


  「嗯!」她点了头:「可是你真坏,为了你,让我吃了不少苦头。而你可就没有我想像中那么老实可靠,竟然在第一次见面,就佔我的便宜,使的我这几天老是心中恍忽不定,而让爸爸在飞美国前打趣道:女暴君,妳是不是又再恋爱了?」


  「对,妳就是女暴君,我记起来了,在好几本商业杂誌上都有妳的照片,妳就是横越世界的大财团--大大财团的总裁--女暴君蔡惠芳。」


  「嗯……」


  她又要投入振其的怀中,振其双手推住他,严厉道:


  「妳不要动,听我说。」


  「嗯……弟,你怎么了?」


  「蔡小姐妳听好,我们的订婚取消。」


  「弟,你疯了,反覆无常,我有什么不好?」


  「妳什么都很好,美是美得可滴出水来,我也爱上了妳,但是妳有个大缺点,这个大缺点,在妳我之间无法弥补。」


  「我会弥补,你说。」


  「妳太有钱,太太太有钱,我配不上。」


  「嗯……你好残忍,寻找不相干的理由来挑剔,我爱你,你比我的生命更重要,妳不要我,我会杀了你,再自杀陪你上九泉!」


  振其心软了,他又依入他怀中紧搂着……


(完)




0% (0)
0% (0)